首页 > 江阴妇女网 > 首页栏目 > 女主角

61名“知心姐姐”助女性戒毒人员重启人生路

下一站,你要美好!

标签:女主角 | 来源:中国妇女报 | 作者:周丽婷

/人物小传/

在河北省,有一支由61人、含多种职业、从“60后”到“80后”组成的“知心姐姐”志愿者团队。从“心”开始,帮扶在河北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进行戒毒康复的人员,重启人生路。

“知心姐姐”志愿者团队至今帮扶51人,其中10人在强戒所,41人在社区康复。没有血缘关系,也几乎不存在工作和生活上的交集,但因为做了“知心姐姐”,陌生的人有了联结,彼此成为牵挂,人世间也多了一幕幕温情的故事。

□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周丽婷

世界上最难做的事情,或许是改变人心、改写人生的事情。

但在河北省,有一支由61人、含多种职业、从“60后”到“80后”组成的“知心姐姐”志愿者团队。勇敢挑战,从“心”开始,帮扶在河北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(以下简称强戒所)进行戒毒康复的人员,重启人生路。

3年前,她们带着“工作之余做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”的朴素想法出发,一对一、多对一结对帮扶。不管哪一种组合,从和帮扶对象建立关系的第一天起,没有一人中途放弃。她们真心、细心、耐心地陪着这些曾经迷失的女性,一起直面生活,直面前路的恐惧和迷茫,倾注心血、智慧和经验,帮她们跨过一道道沟坎,直到她们健康融入社会,平安顺遂地抵达人生新的站点。

“知心姐姐”志愿者团队至今帮扶51人,其中10人在强戒所,41人在社区康复。

没有血缘关系,也几乎不存在工作和生活上的交集,但因为做了“知心姐姐”,陌生的人有了联结,彼此成为牵挂,人世间也多了一幕幕温情的故事。

像对待女儿一样对待小雪

今年6月2日,小雪又收到郝志芳给她周岁女儿买的玩具,而郝志芳则收到了小雪给她买的足底按摩仪。在小雪心中,郝志芳是她在人间“失而复得的亲妈”,是第一个把她暖醒的“亲人”。

3年前,在强戒所的门口郝志芳第一次见到了小雪。回忆起那时,她充满了疼惜。“两年的强戒生活,小雪的家人从未到戒毒所来探视过,我这个素未谋面的人竟是她出所后见到的亲人。”

有一个女儿的郝志芳,能体会到这个女孩儿对温暖亲情的渴盼,她决定要把“妈妈的爱”播种在小雪的心田。在去强戒所接小雪的前几天,她颇费心思,转了好几家商场给小雪买衣服。“但总觉得还缺点什么,夜里躺在床上想,走好今后的人生路才是小雪最重要的,不如再送她一张寄予希望的手工画。”第二天,郝志芳去市场买来热熔胶、相框,把自己从河床上捡来的石子粘成小脚丫,做出了不够精美但充满希望的礼物,“我还买了一个涅槃重生封面的笔记本,但愿小雪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。”

3年里,郝志芳陪着小雪从强戒人员到结束社区康复,其中经历了出所、结婚、生子……让小雪在人生的晦暗时刻第一次有了依傍,不再恐慌,不再莽撞。

小雪结婚两个月后怀孕,也就是在这时,夫妻矛盾开始显现:丈夫喜欢喝酒,喝醉了有家暴倾向,两人争吵不断,小雪离家出走。“一个事儿又一个事儿发生,当时的我每天就像坐过山车一样。”郝志芳因为怕小雪出现意外,匆匆坐火车去了邢台,和小雪深聊,了解她的想法。

郝志芳用自己作为妻子、儿媳的经历,跟小雪讲怎么处理夫妻、婆媳、家庭之间的关系,讲女人在家庭中的作用,讲家庭和睦的重要性……“小雪从刚开始时眉头紧皱到偶尔插嘴问问,参与到谈话中来,能感受到她在听、在想、在接受。”

郝志芳是一名医护工作者,在小雪晚期妊娠时,她反复叮嘱小雪如何做好备产,还联系好医院的朋友为小雪提供帮助。孩子出生时、过百天时,她都送上红包。看着她为小雪做的这一切,医院的朋友说:“当亲娘的也不过如此。”

小雪和丈夫的矛盾没有因为女儿的到来而缓解,婚姻一度到了崩溃的边缘。为此,郝志芳又和“知心姐姐”冯志毅、刁磊驱车到邢台,先去小雪婆家家访,又奔赴小雪娘家看望,与她亲近的家人一一促膝谈心,帮小雪制定小目标,从改变自己开始。

前一段时间,小雪向郝志芳讲起一件事。养母家丢了贵重物品,养母怀疑是她所为,小雪获悉后第一时间报了警,后来证实是家里的一个孩子拿了。“我和孩子的家长说,孩子偷拿钱,撒谎,是很不好的行为,当家长的要引起重视,要多教育呀!”听着小雪的叙述,郝志芳对小雪说:“你知道从另外的角度观察事物、知道关心亲人了,为你的变化点赞。”电话那端,小雪嘿嘿地笑了……

在出所两周年时,郝志芳给小雪写了一段话:“两年来你经历了太多太多,从少女成了少妇,当了妈妈,你经历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刻,也经历了一些磨难和艰辛。但无论高兴和悲痛,你做到了远离毒品、远离过去,按时检测、按时到社区报到,信守着我们的约定,我为你高兴……”“谢谢你对我的信任,谢谢你让我陪你成长,我的步伐日渐坚定。我相信你,一定会涅槃重生。”

郝志芳像“老母亲”一样,站在小雪身后,操心地看她“走上正途”,开始新的生活。

祝福她未来如诗如画

赵静是一名“80后”检察官,比玲玲大8岁,2019年的6月,她成为帮扶玲玲的“知心姐姐”。

“玲玲很敏感。我刚开始和她通信时有些忐忑,想象着她好不好相处?自己说的话是否爱听?假设了很多场景和内容。”而玲玲的每一次回信,赵静都会用心地感受她的变化,想着怎样帮她增添内心的力量。

2021年7月19日,玲玲出所。赵静特意选了两本书做礼物送给她。“一本书是《断舍离》。这本书我很有触动,我希望玲玲能从关注外在转换为关注自我、肯定自我,重新认识这个世界。”

在强戒所,赵静见到了玲玲的妈妈和妹妹。从言谈中看出,玲玲妈妈很担忧出所后女儿能否控制好自己。赵静试着和玲玲的妈妈交流:“玲玲出所后要融入社会,严防死守起不到好作用,退出干涉转变方式,与女儿和谐相处可能是较好的选择。”

玲玲回到老家后,主动给赵静报了平安。赵静嘱咐玲玲好好筹划自己的未来。赵静和玲玲一直微信联系。在联系中,玲玲想找一份工作的愿望越来越强烈,赵静在劝她不要着急的同时,也琢磨一些适合她从事的工作,给出一些建议。

2021年秋天,玲玲在一家穿戴甲工厂找到工作,还参加了当地组织的穿戴甲技能大赛。今年的“三八”妇女节,当地举办了巾帼献礼活动,玲玲作为代表领取了巾帼脱贫示范基地的荣誉奖牌。激动的玲玲给赵静发来好几段现场视频,分享她上台领奖的“高光时刻”。

“我们现在就像好姐妹一样,她常给我发视频、自拍照。看着视频中的她越来越美,越来越自信,我也很高兴。”玲玲的努力蜕变,更加坚定了赵静做志愿服务的信心,“我愿意静静地陪伴她、鼓励她,祝福她的未来如诗如画!”

每一个生命都有资格绽放

对丹丹的帮扶是三对一。

2020年6月,丹丹还在强戒所时,律师张月肖做了她的“知心姐姐”,她不断通过书信了解、鼓励丹丹。

张月肖说:“自第一封信开始,我便在字里行间找寻她的影子。究竟是怎样的人生际遇,让她在花样年华遭遇了毒品。单纯、懵懂,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。我认真准备了回信,从一个律师、一个大姐的工作经历、生活阅历、社会经验谈起,鼓励她向善向美,热爱生活,直面挫折,勇于担当。”

2021年7月14日,丹丹因表现突出,提前两个月解除强戒。心理咨询师程梅和律师陈俊岭做“地接”,对回到老家的丹丹进行接力关爱帮扶。

“作为一名职业心理咨询师,我明白,不管她有怎样的经历,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尊重。”程梅说,她和陈俊岭愿意帮助丹丹从“泥潭”里走出来,重走人生路。

初见丹丹,程梅从丹丹握着茶杯的双手,和她妈妈的诉说中捕捉到了这对母女间的微妙关系。“我和陈律师适时打断丹丹妈妈的话,委婉地告诉她、引导她,要多看到孩子身上的优点。”

丹丹的母亲身患重病,陈俊岭和程梅数次到家中看望,为母女提供强大的心理支撑。丹丹母亲从北京回来后,长时间财力透支使家庭经济陷入困境,张月肖经与当地红十字会联系,为丹丹家争取到一部分大病救助金。

陈俊岭动用自己的人脉关系,为丹丹找工作,接着又为丹丹提供法律援助,向区法院提起了民间借贷之诉。另外,她还发动周围的亲戚朋友,为丹丹寻觅合适的生活伴侣。

如今,丹丹有一份很满意的学校助教工作。由于学校放假,目前她在自家临街房屋经营冷饮,每周坚持去游泳馆游泳,过得充实又快乐。

妈妈的病情稳定,丹丹悉心陪伴照顾,她很懂事地说:“我理解了妈妈的爱,现在她唠叨我,我再也不会像过去那样顶嘴了。”丹丹的妈妈也对程梅和陈俊岭说:“遇到你们这些‘知心姐姐’帮她,这是她的福气啊!”

“每一个生命都期待美好。每一个生命都有资格绽放。扭转错误的人生航向,踏上新的人生征途,什么时候都不算迟。”“知心姐姐”陈俊岭说。

(文中戒毒康复人员的名字均为化名)

  • 分享:
  • 编辑:肖睿     2022-06-28

评论

0/1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