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江阴妇女网 > 首页栏目 > 花样盛年

从千亿市值跌落,三七互娱的好运用完了

标签:花样盛年 | 来源:花样盛年 | 作者:邓睿杨

眼见股价触及跌停,市值将近700亿的游戏大厂坐不住了。

三七互娱半夜发布公告,宣布回购股份,回购价格由原来的22.55元/股增至47元/股,价格翻番,比昨日收盘价31.49还溢价了一半左右。

三七互娱说,此次调整回购价格,是基于对未来持续稳定发展的信心和对公司价值认可,为有效维护公司价值及股东权益,增强投资者对公司的投资信心。

说白了,真正让他们着急的还是股价。

眼看它高楼起,又眼看它大厦将倾……作为一度创下出海第一的神话游戏公司,三七互娱曾受到多家新财富上榜研究员强烈推荐,股价也“噌噌”往上涨。

但风光背后,公司实控人“耍”了各种手段,既收割玩家又收割散户。一通操作猛如虎,最后却一地鸡毛。

三七互娱摊上事了:一二把手同时被立案

6月27日,三七互娱发布公告:上市公司、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李卫伟及副董事长曾开天,分别收到证监会下发的《中国证券监督委员会立案告知书》。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根据相关法律法规,证监会决定对公司、李卫伟和曾开天立案。

公告的披露,将三七互娱背后的黑幕撕开了一角。

从一季报看,李卫伟和曾开天分别是三七互娱的第一第二大股东,两人持股比例分别为14.52%和11.06%,加起来超过四分之一了 。

李卫伟、曾开天不只是持股比例高,工资也高,年薪分别高达862.53万元、917.47万元。

之前,李卫伟还兼任着三七互娱的总经理,但今年5月下旬,他辞去了总经理的职务,只剩下董事长的位子,三七互娱的法人代表也由此变更为新任总经理徐志高。

最近,三七互娱还在投资者互动平台“自吹”了一通:基于“研运一体”战略,自早期搭建“量子”“天机”等系统开始,便持续探索技术发展对自身业务的有效赋能,一步步打造了一整套嵌入AI与大数据技术的数智化产品矩阵,构建出一条成熟、完整的游戏工业化管线,不断通过决策式AI、生成式AI技术进行迭代优化,实现了AI技术在游戏研运环节的全链赋能。

看不懂吧?那就对了,主打就是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:“我们公司很牛,以后都用AI做事,买吧。”

三七互娱的股价也趁着这波AI的东风涨了一波,年内接近翻倍,市值从396亿涨到774亿。

半年,合计持股超四分之一的李卫伟和曾开天,闭着眼睛身价就提高了92亿。

号称游戏行业老三,背后净是骚操作

在A股上市公司中,三七互娱市值常常居游戏板块的首位。国内最强游戏厂商腾讯和网易一个在港股上市,一个在美股上市,都不在A股市场混,所以三七互娱也号称是“国内第三” 游戏厂商。

但在游戏圈里,很多网友却不买账,认为三七互娱的“老三”地位名不副实。

甚至有人给出“像莆田系(医院)”的评价,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

答案,既藏在三七互娱的财报里,也藏在我们经常看到的网页或者APP的游戏广告弹窗中。

先说一下,三七互娱和同行的一个区别,那就是销售费用,能超过营业总收入的一半,这是今年一季报的数据,销售费用19.18亿,营业总收入37.65亿。

这个比例是什么概念呢,我拿游戏同行来比较一下就知道了,吉比特的销售费用占营业总收入约30%,完美世界的销售费用占营业总收入连13%都不到。

腾讯就更不用说了,去年小马哥罕见地大发雷霆:“不要再给我提买量的事情!”

不过,三七互娱的销售费用占比高也不是最近两年的事,是2018年开始的,从2019年起,一直保持在50%-60%之间。

巧了,也正是在2018年,李卫伟接受采访时称,“三七互娱要做一个长远的公司,就不是短期赚一些快钱,要花时间沉淀下来,做成一个真正长线运营的东西,这其实跟跑马拉松很像。”

结果“人前一套、人后一套”,砸钱投流,不减反增,砸得更多了。

他这个钱怎么花出去的?

这得说一下李卫伟本人,他做游戏不是开发起家,最开始的业务是代理。

李卫伟和曾开天是三七互娱的联合创始人,2011年合伙成立了三七wan,那时候曾开天的强项是做流量变现,三七wan的主业是帮游戏公司做推广,也就是代理游戏。所以,三七跟流量公司关系非常紧密,据说,三七常常提前支付广告费,所以流量公司愿意把最好的广告位留给他们。

通过代理拿到钱之后的三七,也开始自己研发游戏。

先是在2013年成立子公司极光工作室,半年后推出了《大天使之剑》,上线两月流水2亿元,震动游戏行业。

接着,三七互娱推出了《传奇霸业》,更是把买量推上高潮,不只是花钱给流量公司,三七互娱还招来了出演《少林足球》等喜剧的林子聪来代言。

这回更猛了,上线80天流水3个亿。后来,他们制作的游戏越来越多,买量的技术也更上一层楼,投放的广告设计得“很巧妙”,比如,用到了孙子兵法之激将法:在2020年,全球都被一个魔性的游戏广告刷屏,视频中央的一个小人在进行他的丧尸逃亡之旅,还得拯救地道内的另外一个女孩,一路上需要获取衣服、装备等来应对“火烧”“水淹”“刺杀”之类的难关。

仔细观察一下,在路上需要破局的玩家操作,竟然是一组简单的消消乐,而且动图里面这个手指竟然笨到消消乐都搞错,笃定手机屏幕前的你看完决定,“不能忍了,下载游戏,我自己来。”

下载之后就会发现,你以为是地道内的末日丧尸游戏,实际上是开心消消乐,简单又刺激。

没错,这款游戏叫《puzzles&Survival》(末日喧嚣),是一款有SLG加上开心消消乐的奇妙组合游戏,真正下载之后打开会发现,和广告上的完全不一样,但这不妨碍全球玩家点开来玩。

靠着这招,游戏的下载量拿下了出海应用收入第四名。而且,这些弹窗广告遍布全网。

人家很公平的,不只是套路国内玩家,还出海套路了大量的外国人。老外哪见过这个招啊,所以三七挣了不少外汇回来。

时不时地,能上游戏厂商出海收入榜单第一,超过风头最盛的米哈游。

除了上面说的消消乐丧尸游戏,还有很多热门游戏,如《小小蚁国》(第18名)、《云上城之歌》(23名)、《叫我大掌柜》(30名)等等都是三七互娱出品,三七超过米哈游也好理解了。

找佟掌柜代言,也不少钱呢。

减持爽过敲钟

三七互娱还有第二个神话,它当年的借壳上市神操作,在资本市场很有名。

现在A股市场上的三七互娱,10年前叫顺荣股份,2011年在深交所上市,主营业务是汽车部件、塑料燃油管、加油管等等。

顺荣股份的大股东叫吴绪顺,安徽人,之前当过胶木厂厂长、塑料厂厂长,一手打造出顺荣汽车部件有限公司,还扶上了市。

2013年10月,顺荣股份“跨界”收购了三七的股份,摇身一变成了游戏概念股,连拉9个涨停板,4个月后,股价已经猛涨了四五倍。

2015年,顺荣股份又收购了三七互娱剩余的40%股权,还改名叫顺荣三七。到2016年初,三七互娱100%的股权收购完成,公司正式改名三七互娱。

顺荣股份在收购三七之前,只是一个市值15亿的小公司,在这些操作结束之后,三七互娱的市值已经接近500亿,吴绪顺从此登顶“安徽首富”宝座,并且蝉联多年。

下一步,吴绪顺开始把手上的股份套现,更骚的操作来了。

首先,从2018年开始,吴绪顺就开始逐步减持股份,从市场上直接卖,通过大宗交易减持,减持比例超过5%之后,本来应该发公告,他也没发,接着卖。到2019年初,还玩了一手换基金——用股份换购银华MSCI中国ETF份额,换完之后抽空把基金卖了就成了。

这波操作结束后,三七互娱的第一大股东由吴绪顺变更为三七互娱创始人李卫伟。

由于违规减持,2020年吴绪顺被罚了430万,跟挣到的钱比起来,洒洒水了。

但笔者忍不住要问一句,15亿的壳,变成500亿之后吴绪顺少说赚100亿,A股市场的壳什么时候值100亿了?还是说,背后的真相是,三七互娱需要这个壳,乃至于让出这么多钱也要借壳上市。

真相就藏在上市后的动作里。

无论是吴氏家族还是李卫伟,或许都把资本市场当成了取款机。三七互娱在2014年开始逐步借壳顺荣股份上市之后,合并报表的净利润合计是131亿元。

但是,据同花顺旗下I问财数据显示,三七互娱借壳上市至今,公司股东累计减持套现超138.28亿,其中高管套现超70亿,这里面实控人李卫伟套现了20.53亿。

所以,资本市场里,大家都羡慕三七互娱的股东们,说他们“减持爽过敲钟”。

而且,在这几年股价一路上攀,新老股东们一路减持的过程中,研究员们还一直强推它。

所以,号称国内第三的游戏公司,借壳上市,买量做利润,吹高股价,就是来套现的?

今年上半年,这一波AI热潮加上版号松口的利好,带动游戏板块“噌噌”起,在这个节骨眼上,三七互娱和一二把手均被证监会立案。

董事长副董事长被一锅端,三七互娱的好日子,或许终于要到头了。

  • 分享:
  • 编辑:白岩泠     2023-09-26

评论

0/150